设为首页 网站导航   English
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越野自驾 > 越野生活 > 正文

穿越南疆并沿达里雅布依随拍

2016-05-29 22:14 来源:越野e族 作者:战空空

查看所有评论

南疆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,在这里,你可以感受到维吾尔、塔吉克、汉、柯尔克孜等民族的艺术和绚丽多彩的风情,浓郁民族特色的人文景观让人流连忘返。在古丝绸之路的南、中两条干线上留下的数以百计的古城池、古墓葬、千佛洞等古迹昭示着历史的

  南疆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,在这里,你可以感受到维吾尔、塔吉克、汉、柯尔克孜等民族的艺术和绚丽多彩的风情,浓郁民族特色的人文景观让人流连忘返。在古丝绸之路的南、中两条干线上留下的数以百计的古城池、古墓葬、千佛洞等古迹昭示着历史的悠长与沧桑。

  

  我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待了5天,与世隔绝,而我是如何来到这里的?

  从成都飞往喀什,认识了第一个维族朋友土哥。土哥跟我认识不到十个小时,就把他的车丢给我开,自己跳上朋友的车聊天去了。我拿着车的第一件事,当然是跟着下道戈壁里撒撒野咯。毕竟开别人的车越自己的野一直是我不要脸的伟大理想之一嘛。

  也许土哥觉得我性格不错,晚上带着我跟他的朋友们吃饭,席间,我听到了达里雅布依乡这个名字。

  这是一个存在了近千年都未被记载的沙漠桃源,完全与世隔绝,是考古学家和沙漠探险者发现了他们。

  达里雅布依,维语意思是河边,这片世外桃源,背靠沙漠,沿着河流,胡杨成林,红柳芦苇等植被构建了一条沙漠里的绿色长廊,秋天,胡杨呈现一片金黄,风景绝美。

  我一瞬间被吸引,正巧乡长和书记要下乡去,问我是否一起,我愉快的答应了。

  就这样,我开始了一段奇幻的旅程。

  

  △达里雅布依的老人。

  

  △希望小学欢乐的孩子们。

  

  △主动邀请进屋坐的老者。

  

  △两个害羞的girl。

  

  △中午,认真吃饭的小孩。

  

  △路边的妇人们。

  

  △一对小夫妻。

  

  △像水一样清澈的眼睛。

  

  △修建堤坝的人们。

  

  △院子里的老妇人。

  

  达里雅布依这个被称为“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肚脐”的小小绿洲的神秘性,不仅在于它独立支撑在世界第二大沙漠中心,几近千年来未见诸记载,完全与世隔绝,也在于无人知悉它和它的居民们究竟有怎样的来龙去脉。

  它曾有过一个地名叫:“通古斯巴孜特”(意思是野猪吊死的地方),虽然在目前使用的中国地图上找不到这个地名,然而,它在国际上,特别是在地理、历史、考古界的知名度并不亚于楼兰遗址、交河故城。它为世人所知,仅仅一个世纪之久。

  DAY1,朝着沙漠桃源连夜奔袭。

  

  

  今天是巴扎日,中午,跟土哥和书记一起逛巴扎。

  

  

  这是非常有生活气息的地方。

  商人们卖力吆喝着自己的商品,见周围站满了人,洋洋得意。

  每个摊位的店主都精心收拾着自己的商品,卖烤羊肉的大叔挥舞着大刀,为食客宰下一块肥美的羊肉,西瓜切成片,路过的人大都会来上一块解解渴。

  有人坐在卖鸽子的摊位一动不动,他想要挑选到自己最满意的那只。

  

  北京时间下午5点30分,面对250公里的沙漠和至少8小时的车程,我们一车6人不急不慢的出发了。虽然我在后座挤得跟相片似的,但当车走进沙漠的那一刻,我还是无耻的高兴了起来。

  

  玉大叔是此行的司机,即将升职的书记,和我的好朋友。

  他是个特别可爱的大人,因为买了一支电子烟,不管遇到谁都要吞云吐雾的炫耀一番,虽然我听不懂他说什么,但我想他大概是说:卧槽你看这玩意儿真能吸出烟来,牛逼吧!

  

  刚进沙漠没一会儿,我们可能是因为超载就在一个小河滩陷车了。挣扎了一会无果,正焦急着呢突然来了一个车队,这是一队西班牙游客,刚从达里雅布依乡回来。

  见这种状况,他们的司机义不容辞的停下来,准备拉我们一把。

  

  就在司机们积极救援的时候,这群游客却拼命的围着我拍照,由于我的美美的披肩,大辫子和长裙,我担心他们误会我是当地人回去吹牛逼的时候吹错,我连连解释说我不是当地人。

  但即使这样,他们还是没有停下手中的设备,继续拍我。

  好吧,我还是从了吧。

  

  当救援成功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欢呼起来,看来救援这件事也是没国界的。

  这个团里有60岁的大妈,看起来身体很硬朗,他们都是对世界好奇的人,也是懂得生活的人。大妈告诉我,如果你喜欢沙漠,里面棒极了。

  告别了外国友人,我们继续前进。

  

  穿过一段芦苇荡,沿着河边一直走。

  我非常惊奇这样的沙漠里居然有这么大的河,河边水草丰富,虽然水草大都还是枯萎,但也能看到一片欣欣向荣之景。

  看来沙漠对这里并不算太坏。

  

  明显的车辙伴着日暮慢慢消失了,我们进入了沙漠地带,虽然没有路,但玉大叔仍然非常娴熟的在这沙地上穿行,一起一伏,时而平缓上坡时而急速下坡。

  我倒是很习惯这感觉,看来阿拉善也是没白去的。

  

  送牧民到家后,我们继续前进,前面一个皮卡车,开得很慢。玉大叔想超车,但几次时机都不对对方也没有让车,我们只好跟在后面吃灰。

  到了开阔的地方,皮卡停了下来,见我们车坐着乡长,过来打招呼。结果乡长没收了他们的行驶证。我不解,问为什么要没收他的行驶证呢。坐在我旁边的大姐说,谁让他们不懂事啊看到乡长的车也不让。

  我一听这种话就特别不能忍受,好像当官的就有多了不起似的。我说,那个沙漠里本来就不好让车啊,他们不是在宽点的地方就停下来了嘛。

  乡长见我有点愤愤,连忙解释说,他们没有驾照,无证驾驶,我才收了他们的行驶证。

  哦,原来是这样啊,这个就可以理解了嘛,毕竟无证驾驶肯定是不对的啊。

  

  夜幕降临了,一车人几乎都睡着了,我舍不得睡,眼睛一直盯着天上越来越多的星星,沙漠的夜,总是充满神秘的气息。

  沙漠的星空是180度的,好像连着地面。停车休息的时候,我迫不及待的投入到沙漠的怀抱,又跳又闹,就差在沙里打滚了。

  到达里雅布依已是凌晨3点,一切顺利,看不清楚村子的样子,先洗洗睡去。

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.

相关主题

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评论

发表评论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• 表情:

网站公告